ag环亚官网登录

北京关闭“便民门诊”引关注 院方:打击药贩子

来源: 时间:2014-09-19 15:45:00 次数:

  近两年里,北京北医三院、朝阳医院、友谊医院等10余家大医院都以保证用药安全、政策要求、人手不足等原因相继关闭了“便民门诊”。
  近两年里,北京北医三院、朝阳医院、友谊医院等10余家大医院都以保证用药安全、政策要求、人手不足等原因相继关闭了“便民门诊”。不仅在北京,从去年开始,浙江省人民医院以及深圳的不少大医院,也纷纷取消了“便民门诊”。由此,过去只需携带门诊病历手册就能直接开药的服务随之结束。
  “为最大限度地保障患儿的用药安全,儿研所将从9月1日起取消便民门诊……”日前,首都儿研所“便民门诊”门口贴出的一则通知,再次引发了人们对各大医院关闭“便民门诊”的关注。各大医院为什么要关闭“便民门诊”?关闭之后会给老百姓用药带来哪些不便?在医改大背景下,新的便民医疗措施是否会应运而生?这些都成了老百姓关心的问题。
  开药候诊的时间太长了
  “‘便民门诊’关掉之后,我觉得现在开个药太不方便了,尤其是对那些上了岁数的老人来说。”毛女士开门见山地说。
  毛女士85岁的母亲是北京北医三院的老病人,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到这里开降血压和降血脂的药品。自从医院去年取消了“便民门诊”后,毛女士就不得不替母亲来这里挂号、排队了。“每次到需要开药的日子,我都得早上7点半之前来挂号。像心血管内科,有时候能挂上,有时候来得稍微晚一点就没号了。没号的时候如果跟门诊说只开药不诊断,一般都能给加个号,要是碰上看病的人实在太多,也有不给加的情况。”毛女士说,即使能挂上号,从挂号到看病,至少也要等上三四个小时。“这么长的时间我不可能让一个80多岁的老人就这么排着,所以每次都是我估算好时间,等快到自己的号了,再让老人从家里出来。”
  毛女士告诉记者,以前医院有“便民门诊”,只要花1元钱就能直接开药。因为是单独开药,所以每次都是“即来即开”,而且即使人多,速度也很快。现在开药的人要和普通患者一起排长队,不但自身苦不堪言,还影响了就诊效率。
  另外,毛女士还提到,医院的医务人员曾和她解释,取消“便民门诊”是为了避免患者不在场,仅凭开药人的经验和对病情的描述就开药的情况。“这也就是说,医生要在诊断过病人的病情后才能开药。可是我们现在进去,就直接跟医生说是来开药的,医生也没有再问病情,而是直接翻医疗本开药。这和在‘便民门诊’不是一样么?为什么还要多这一道手续呢?”
  不该“因噎废食”取消“便民门诊”
  对于“便民门诊”的取消,一些医院给出的解释是:为了防止部分药贩子利用“便民门诊”倒药以及保证患者的用药安全。
  在淘宝网站上,记者确实查到有不少私人卖家在售卖首都儿研所的院内制剂“肤乐维肤霜”。卖家甚至还承诺:“商品全部是自己在医院排队辛苦所得,绝对正品,假一罚万”,同时还表示可以代购首都儿研所的其他药品。另外,记者在北京中医医院的皮科方便门诊也看到,确实有不少人在大量开一些医院内部研制的制剂,有的甚至一开就是十几盒。“尤其是年底医保报销快到期的时候,好多人都来开一些医院自制的霜啊、膏啊。而且有些就算你之前医疗本上没有开过这个药,只要你要求,医院也能开。所以每到这个时候,开药的队伍就格外长。”一位正在皮科方便门诊开药的患者告诉记者。由此可见,“便民门诊”在其便民的同时,确实给了不法之徒可乘之机,让其反复使用不同患者信息开药、倒药,或者将开出的药放到网络上销售获利,这不但扩大了院内制剂的使用范围,也违反了药品销售的相关规定。
  同样是在北京中医医院,该院的肿瘤科就不提供“便民门诊”服务,理由正是要保证患者的用药安全。正在排队的李先生告诉记者,他是替父亲来开药的,每周都要来一次。“像癌症这种病,通常中药调理都是一个月一个疗程,不会频繁换药。但是医生说医院要执行北京市的相关规定,每次只能开一个星期的药,所以只好苦了患者每周都要来排队。”李先生说,“我能理解有关规定是怕患者用药不当,但对于有些病种的特殊情况,是不是可以适当放宽开药时限,或者开放‘便民门诊’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因噎废食呢?”
  记者查阅了相关资料了解到,其实北京市对于重复、超量开药,以及医保骗保是有严格监督机制的。同时,在保证患者用药安全方面,“便民门诊”刚出现不久,一些医院就出台了相关的管理规定,如“为病人或家属开处方或检查申请单前,要认真询问病史情况、用药情况、治疗效果和以往检查情况,以便有针对性的开单。便民门诊坐诊医生必须获得执业医师资格证书满两年,并为医院注册的医师”。因此,只要医院严格管理,并根据“便民门诊”运行中出现的问题及时进行规范和改进,其实是可以做到既方便患者,又防止不法之徒钻空子的。
  社区医院目前难以承担开药职责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近年来,随着公立医院试点改革“医药分开”进程的加快,大医院将主要承担起危重疾病和疑难复杂疾病的诊疗,而开药的职责,则将逐渐转移向二级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机构。因此,不少取消了“便民门诊”的医院都建议患者到附近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药。
  但是,目前的社区医院能够承担起大医院的开药职责么?据记者调查,目前北京社区医院的药品名录虽然每年扩展,但比起大医院,仍然差了1000多种,在治疗高血压、糖尿病、冠心病、脑卒中四种慢病的常用药方面,社区医院与大医院相差29种。此外,不少医保目录的药品后面都加上了后缀:限二级以上医院或三级以上医院使用。这也就意味着,这些药与社区“无缘”,想要开这些药,就只能直接去大医院了。
  家住北京北三环附近的吴女士一直在吃一种名为“多达一”的降血压和血脂的药,但是这种药在小区的卫生中心却没有,所以只能隔一段时间就去医院开一次。“社区降血压的药有‘络活喜’,降血脂的是‘立普妥’,但是对我效果都不好,两种吃下去还不如我现在吃的这一种管用。所以有些基本的药虽然社区医院有,但因为不适合我,所以还得去大医院开。”吴女士说。
  另外,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,社区开药难,也并不能全部“归咎”于目录不够宽泛。有些药品尽管已经在小目录内,但在不少社区医院仍难觅其踪。“社区服务站容量实在有限,要把上千种报销药品都配齐,太不现实了。”不少社区医生表示,因为无法统计出社区内所有慢性病患者的用药需求,如果过度采购,就会造成浪费。因此,在时下分级诊疗体系迟迟未能建立的情况下,只有进一步完善和改进相关医疗措施,才能让“便民门诊”关闭后的各种不适应症尽快得到解决。